本文归集频道栏目及路径访问: 首页 > 机器人 > 消费级机器人

周剑:All in机器人,你不感性一点、轴一点怎么行?

包校千 ☉ 文 来源:极客公园 2020-06-20 @ 哈希力量严选

【哈希力量划重点:人形机器人最靠近人类,我以前看到过一张图片,人形机器人和小朋友在一个院子里在踢球,爸爸妈妈可能没有时间去做的事情,而一个机器人则完全可以取代父母在特定场景下的陪伴。】

说起机器人,科幻电影和小说里刻画的精彩场面,常被人津津乐道。8年前,周剑创立优必选的初衷,就是奔着理想中的机器人去的。热播美剧《西部世界》,使他对这个终极目标更加笃定了。IP1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周剑说,人形机器人是皇冠上的一颗明珠。它足够贴近人类,能够更亲近地跟用户交互。但他也坦承,要成为一位合格的家庭伴侣,它的挑战难度无疑也是最大的。IP1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除了机器的属性外,人形机器人还应该具有人的智能,包括感知智能、认知智能和运动智能。IP1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大型仿人机器人Walker被赋予了这样的使命。它曾在央视春晚的舞台亮相,这台集成了上百项技术于一身的机器人,几乎囊括了优必选所有开发完成的前沿技术,体型也是跟人类最相近的。光是单腿膝盖上的伺服舵机,就可以承受200N·m的力量。然而,这样一个「关节」,市场价格曾一度居高不下,让很多机器人爱好者望而却步。IP1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从2015年立项开始,Walker在过去几年时间里多次迭代。关于人形机器人的迭代图谱,优必选已经规划到了2035年。为此,周剑和团队投入了第一个漫长的8年。他把爱好发展为事业,曾全情投入到卖房又卖车,仍不被资本看好的状态。但他无畏无悔:「无论公司发生了任何情况,什么都可以停,唯独大型人形机器人绝对不能停。」IP1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究竟是什么牵引着周剑和优必选的一路向前?现阶段的人形机器人发展到了什么水平?最终又能否如愿抵达那个遥远的未来?在极客公园和B站共同举办的Rebuild 2020 Moveon大会上,优必选科技创始人、董事长兼CEO周剑为我们揭晓了答案。IP1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张鹏与优必选科技创始人、董事长兼CEO周剑IP1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以下为Rebuild 2020大会演讲精选实录:IP1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在上半场赢得「下半身」IP1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张鹏:我们经常说万事开头难,机器人这件事想必只会难上加难吧?IP1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周剑:没错。很多事情你觉得简单,当我开始做机器人的时候才发现,机器人如果没有伺服舵机做关节,根本做不出来。我去采购这种零部件,国内都没有人做,也就没人卖,因为它是「高精尖」。而韩国、日本、瑞士生产的伺服舵机,虽然靠谱,但都是动辄上百美金的价格。IP1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张鹏:一个舵机要上百美金?IP1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周剑:对,如果一台机器人用十几、二十几个舵机,就意味着一两千美金就没了,这还不包括其它的硬件成本,光伺服舵机就要两三千美金的成本,你想想成本这么贵的产品怎么可能往C端市场推广。IP1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张鹏:那你当时看到这个行业空白,打算怎么解决呢?IP1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周剑:核心是先做技术攻关,让舵机实现国产化,让成本降到可以民用的水平。所以,我选择了「All In」在这件事情上面,一做就是几年,甚至后来把自己喜欢的跑车、房子都卖了。然后做到2012年、2013年,我把钱都花光了,实在没办法才出去路演,但当时没有人愿意投资。IP1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张鹏:在那之前都没有拿投资?IP1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周剑:没有。我记得在谷歌2012年、2013年收购全球的人形机器人公司之前,大家对机器人的理解度都非常低,VC、风投基本上也不会关注这一块,在这种情况之下,几乎就没有人会投一个冷门行业,再加上我也没有想清楚商业模式的基本逻辑,所以只能自己给自己输血者来维持。IP1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那个时候我爸妈也不接受。我卖掉最后一套房子的时候,我都不敢跟他们说,因为他们觉得你就是在败家。IP1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我当时给员工开不起工资,就去刷卡透支才把工资发了,就不断这么累积,后来谈融资的时候,投资者一查发现我的征信不行。那个时候的确比较艰苦,导致我长期睡不着觉,不断焦虑的毛病反反复复。IP1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张鹏:我听你的同事们说,你特别喜欢在晚上做决策,这是不是也跟失眠焦虑有关系?IP1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周剑:的确,我是那种晚上思考,颗粒度会比较细一点的人,也相对比白天更感性一点,理性跟感性都能在晚上的时候同时迸发出来。IP1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张鹏:为什么要强调感性?IP1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周剑:坦白讲,没有几个人愿意去做这种硬科技,如果你再不感性点,其实你自己都很难坚持下来。因为每一个技术环节都要做到最极致,没有任何捷径,也没有所谓的弯道超车。就像我们刚看到的帮你拿可乐的Walker,商业化也不见得马上就能应用,但是你不做,未来永远没有机会,所以必须要「All in」在这里面。那这个时候你就要感性地去想想人类的未来、美好的梦想,靠我们今天做的每一小步都能去实现。IP1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张鹏:为什么一定是人形机器人?IP1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周剑:优必选做机器人的初衷,是让人们更加亲近地去和机器人交互,让机器人真正成为家庭中的伴侣。我觉得人形机器人最靠近人类,我以前看到过一张图片,人形机器人和小朋友在一个院子里在踢球,爸爸妈妈可能没有时间去做的事情,而一个机器人则完全可以取代父母在特定场景下的陪伴。IP1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这当然需要很长的时间去实现,举个形象的例子,我们的机器人一出生可以不是姚明,就是个普通人,但是我靠后天的不断训练,让它变得更加接近于姚明,球场上一米七几的身高也可以打篮球后卫。这样也可以把成本进一步控制到家庭可以接受的范围内,或者是在一些To B的细分领域撬动销量。IP1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张鹏:你们的人形机器人最早是一个什么状态?IP1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周剑:我们最早做的Walker原型机只有下半身,我们在上面验证了步态行走的算法,还包括上下斜坡、不平整地面的自适应算法。从第二代Walker开始,除了进一步优化运动控制算法之外,我们把传感器集成到在机器人里面,让他获得感知功能,进而可以识别周围的环境和地形,并且可以自主导航行走。同时我们也引入了语音交互,让机器人可以与人沟通交流。IP1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双足机器人是最难的。我们的目标是在2035年到2045年,让人形机器人进入千家万户。到那时候,它会成为机器人皇冠上的一颗明珠。IP1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张鹏:虽然优必选规模大了,估值也高了,但是外界知道你们在做什么吗?因为你们在春晚跳舞的那些机器人,让大家觉得优必选就是一家「玩具」公司,没那么黑科技,你听到以后心里是什么感受?IP1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周剑:以前我是特别不理解,我觉得自己做这么前沿的东西,你怎么能说优必选是一家玩具公司呢。我从来不觉得我们是做智能玩具的。因为我们降低了伺服舵机的成本之后,你会发现机器人不再是以前没有运动能力的机器人,而且当你把语音技术、运动控制技术、伺服舵机、视觉等技术都加载在了一个比较小的载体上,它其实已经具备一些能力,它的复杂度远超过我们平时见到的任何消费品。很多人真正理解了这套逻辑之后,他才明白我们是一家真正意义上的机器人公司。这也是为什么投资人在对优必选做完了尽调之后,愿意投资的原因。IP1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机器人如何走进我们的生活IP1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张鹏:你大学读的是机械专业,你做优必选是因为跟专业对口?IP1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周剑:其实我小时候就特别喜欢机械类的东西,我们那个年代有一部类似于变形金刚的电影,我当时看了就特别着迷,所以后来做机器人其实是儿时梦想的一种承载。IP1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真正下决心做这件事,是我在国外的一个展会上,看到了日本、韩国、欧洲很多的人形机器人。我当时一问价格就震惊了,不仅特别贵,而且还不卖。当时我就在想,中国人能不能把它做得又好又便宜,让每个家庭的小朋友都可以抱着一台机器人学编程,在上面开发不同的东西。IP1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张鹏:我猜你也是科幻迷?你看了这么多科幻片,你觉得有哪些科幻故事里面的机器人形态和关系定位,跟你想象的最接近?IP1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周剑:《西部世界》其实给我蛮震撼的感觉。话又说回来,我觉得不管你最终能否做到,或者是否能拥有这样的生活,如果你想要去推动,你就要全力去做,不要畏惧中间的艰难险阻。IP1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就像我们最早用电报,现在可以用手机通话一样,这种事情其实也花了一二百年的时间。如果一旦被确定是刚需,哪怕现在的技术无法实现,你也要往前做,往前走,不要管技术,不要管成本,不要管价格,总归有一天会柳暗花明。IP1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张鹏:你觉得再过10年,你们的人形机器人Walker会变成什么样?IP1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周剑:10年内我认为做到《西部世界》那样的机器人是比较困难的,但是在很多垂直细分的一些To B的场景的领域,机器人应该有不少的机会。IP1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张鹏:大家目前比较担心的「机器人威胁论」,你有想过这个问题吗?IP1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周剑:当然想过。但从技术角度来讲,我觉得目前大家有点杞人忧天。真到了那一步,我相信人类也会更加聪明,能想出一些办法去遏制。就像我们在200年前无论如何也想不出,现在的人们使用手机的场景一样,我们永远不要站在今天想明天的问题。未来的人类会非常理解未来的社会状况,只是今天的我们因为想不明白过度焦虑而已。IP1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我觉得无论伦理、道德还是法律,底层建筑是能够推动上层建筑作出改变的。就像基因和火星移民,站在法律伦理的角度来考虑,同样有太多的问题需要解决。难道人类因此都要停止探索了吗?只有一边实践,一边寻找应对之策,才是推动时代向前的正确路径。IP1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张鹏:你觉得机器人这个前沿领域,中国在全球范围内目前处于在怎样的位置?IP1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周剑:我个人认为,从基础技术,包括底层的科学来讲,中国和最发达的一些国家相比,仍然存在一定的差距。IP1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不过,中国制造业的供应链很发达,无论是5G、AI、机器人、新材料,甚至生物制药,我们的商业化也是最有可能成功的。一旦突破了商业化成功的可能性之后,我们的资源、资本、实力都会为促进技术的长期发展提供有利条件。所以,我可以自豪地说,优必选未来会是全球商业化最成功的人形机器人公司之一。IP1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张鹏:优必选除了有Walker,还有教育、安防等各种形态的机器人。很多人会觉得一个公司往往就专注在一个领域,而你们的业务涉及不同领域,这会不会造成每个行业都做得比较困难?IP1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周剑:没错,这的确是一个比较大的问题,但这跟我们行业也是紧密相关的。目前人工智能和机器人还处于初级的阶段。在这个情况之下,每家公司都在探索新的市场,没有一个标杆可供参考,完全靠自己摸着石头过河,所以任何领域有需求时,我都得去主动接触,如果这个需求可以承接,并且有机会继续深入,直到把垂直领域全部吃透,才有大概率形成一款客户刚需的产品。IP1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当然,这给我们带来的问题就是范围铺得越广,越有可能垂直深度挖不透,但好在我们目前在不断地聚焦,经过了大概十几个行业的不断探索之后,我们会聚焦2到3个或者3到4个行业应用场景,不断地垂直纵深,这个就是我们公司目前正在做的事情。IP1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张鹏:所以如果说机器人是一个锤子,那这个时候你得先摸着钉子,然后接着按住那个钉子,真的把它砸进去。IP1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周剑:关键这个锤子还是一个木头的锤子,砸的时候还可能砸不下去。所以还得有一个点石成金的过程。IP1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原文标题:《优必选科技周剑:All in 机器人,你不感性一点、轴一点怎么行?》,文章插图视频未收录)IP1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立场鲜明观点深刻的人工智能相关文章:
哈希力量全站严选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