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归集频道栏目及路径访问: 首页 > 人工智能业界资讯 > 访谈对话/演讲稿

专访图灵奖唯一华人得主姚期智:我要培养中国人工智能“梦之队”

毛艳 丁桃 ☉ 文 来源:看看新闻 2020-07-10 @ 哈希力量严选

【哈希力量划重点:去年,他创办了培养人工智能人才的“智班”;就在不久前,他将致力于研究最前端科技的“期智研究院”落子上海。2020世界人工智能大会举办之际,专访这位中科院院士、清华大学交叉信息研究院院长——姚期智。】

他,是世界现代密码学基础的奠基人,是图灵奖唯一一位华人获奖者;2004年,他放弃美国国籍,回国创办了计算机天才云集的“姚班”;去年,他创办了培养人工智能人才的“智班”;就在不久前,他将致力于研究最前端科技的“期智研究院”落子上海。下一步,他将为上海的人工智能发展带来怎样的惊喜?UkS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2020世界人工智能大会举办之际,看看新闻专访了这位中科院院士、清华大学交叉信息研究院院长——姚期智。UkS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Q:十年之后,人工智能将走向何方?UkS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姚期智:人工智能最终的理想是广义的普遍的人工智能,它在很多方面都可以代替人现在所做的一些高端的工作,最极端的想法就是也许有一天它可以取代科学家的工作,譬如说在数学上面,它能够证明新的数学原理,在物理方面,它能够告诉我们到什么地方去发现新的行星。但是我们现在和真正广义的人工智能之间,距离是非常遥远的,我们还有很多工作要做。UkS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Q:人工智能实现由弱到强,由狭义到广义的过渡,突破口是什么?UkS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姚期智:人工智能,是科技制高点,谁能够掌握它,谁就掌握了经济社会发展的巨大优势,所以中国一定要在人工智能方面尽快实现突破,在世界上争取我们的地位。现在我们都知道中国的人工智能的应用绝对赶得上世界很多地方,甚至走在世界的前面,但是我们对于人工智能的基础研究,还是处于比较缺乏的阶段。所以我们一定要培养出人才,一定要给他们好的环境,激励他们从事基础研究,这是推动人工智能未来突破的一个不二选择。至于说到最后的结果,最重要的突破在世界的哪一个角落产生,我觉得我们不能够知道但是乐见其成。我们政府对于科学发展这么重视,所以我觉得我们一旦开始,就会像雨后春笋一样,我们的成果会让整个世界感到惊愕。UkS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Q:经过这场疫情,整个世界的格局在重新发生一些变化,那么在人工智能领域,中国如何面对这些挑战和压力?UkS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姚期智:我们最大的压力来自于基础研究,我们现在还没有能力培养出世界上最好的人工智能的博士,我们需要有一个很成熟的系统,有足够多的最高端的人才,这样才能够培养出这些博士来。所以我们现在需要引进人才,把出道5年10年,已经做得最好的人,把他们引进回来。这些人才在中国不但能够产生科学成果,让我们不只是在应用上,而且在原创性的研究上都能够跟得上世界;同时这些人在我们的大学系统里也能够培养出最好的博士人才。我们一旦把这个系统打通了,那就是我们人才的自给自足的循环系统。我觉得其实唯有我们自己自给自足,我们才能够真正面向世界,才能够让整个世界都愿意跟我们交流。UkS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清华大学交叉信息研究院院长——姚期智UkS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Q:2004年,您放弃了普林斯顿大学的终身教职,踏上归国航程,是什么促使您作出这个决定?UkS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姚期智:大概20年前,可以看到在美国前5名的计算机系里面,华裔的教授非常少,我想我差不多一个手可以数出来。我强烈感觉到我们中国也应该培养一些真正在国际学术界有创新的人才,这是清华找我回国而我欣然应约的一个很大的动力。因为我觉得我们这些学生在高中毕业的时候都是一流的,但是进了大学以后经过了4年,出来反而有点自卑了,比不上国际顶尖大学的学生了,我看了我是觉得很心疼,那时候就觉得有一个责任。UkS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Q:从创办培养计算机人才的“姚班”,到创办培养人工智能人才的“智班”,您的初衷是什么?现在来看达到您的预期了吗?UkS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姚期智:在清华我们能够收到世界上金字塔顶端的最好的本科生,这些学生他们学什么都可以,可以学生物,可以学数学,可以学物理,可以学计算机。现在这个时代是个交叉学科的时代,我在清华所做的事情,就是让学生有机会接触到不同的学科,也鼓励他们去选择他们所喜欢的方向。从技术角度来讲,则是一个非常简单的事情,只需要给他们一个能够跟得上时代的教育方式和教育材料,老师只是做一个模范,让他们知道中国人也可以这样,那么这些顶尖的学生在一起,他们彼此促进会越来越好。UkS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我们开始的时候也只能够开很少几门课,慢慢地我们招收了更多的教授。我非常高兴的是我回国以后这16年,突然有一天我发现我们的毕业生已经10多届了,有很多现在都已经在美国前5名的大学执教了。我可以说我们现在中国的这些一流大学和本科生也到达了国际的最好水准。UkS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Q:对于您亲自筹建的期智研究院,您有怎样的期待?UkS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姚期智:我的构想就是我们研究院里面,主要成员是清华的,再加上上海的交大、复旦、同济,将来可能还有别的一流大学。我的期待是我们在这里所做的项目,是在世界上走在最前端的,最有创造力的项目。10年以后,我们研究院能够比得上全球前5名做计算机做人工智能的研究机构。你假如问我世界上最好的人工智能在哪里?上海一定会是其中一份。这一点我是深信不疑的,而且不需要等到10年,我想5年以后,大家就可以看到成长。UkS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Q:您为何选择将期智研究院落子上海?UkS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姚期智:上海是真的尊重科学家,而且实事求是,务实高效,一门心思就是把事情做好,而没有很多的条条框框,当然这需要有胆识,有担当。我个人觉得对于一个想做事的科学家来说,最好的方式就是给他需要的资源,给他最大的宽容,让他能够放手去做,但同时也是给他一份责任。就像是古时候立军令状,现在我就可以签下军令状,我这10年以后如果达不到的话,真的我退出江湖。UkS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上海除了有制度上的优势,同时还有人文上的优势。我觉得上海有很大的魅力,让一个真正有创造力的人,在一个非常舒服的环境里去探索去发现。我曾经跟别人讲过,一个有创意的科学家,就像一辆超级跑车,不但有3档4档,还有5档6档7档,一个顶级科学家和一个好的科学家,他们的分别就是顶级科学家能够开到7档,前提是你要给他一个自由驰骋的原野。UkS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Q:人工智能可能是一把双刃剑。关于人工智能目前最前沿的研究集中在类脑智能和脑机互联,到底是让机器拥有自主意识,还是让人脑控制机器大脑,我们要选哪条路?UkS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姚期智:我也确实不希望有一天我们周围都是机器人,然后我觉得这些机器人都比我聪明,那么我在这边干什么呢。我们现在还有时间,我们现在发展超级人工智能的时候,就必须要做一些防备,就是保证这些机器最后还是以人类意志为主旨。当然怎么样能够让机器充分发挥它的效率?因为你如果和机器说你什么都不需要做,你就听我的,我给你做任何事情都是一个一个非常呆板的,是无法发挥它的效率的。如果你希望这个机器能够对你有更大帮助,你就需要给他更多的权利,能够让这个机器有机会和人类有一个对话,因为有些事情你并不是马上就能知道要怎么做,而机器能提醒你,给你一些方案,然后你再告诉他你的选择。但是这个机器在设计的时候,你要有一种数学的方法,你要让这些机器不会做出一些伤害人类的事情。UkS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Q:人工智能这项高昂投资的科技背后,是否可能蕴藏着商业操控和技术垄断的隐忧?UkS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姚期智:我们常常走得太远而忘记了初心,尤其是在人工智能领域。所以到底我们人类社会要走向什么方向?我觉得不见得一定要走向一个完全效率化的方向,我们整个人类社会最终极的目标,并不见得就是要用越来越少的成本,生产越来越多的物质。我觉得还好我们没有走得那么远,不然现在的科技会使少数的人掌握更多的工具,我们还有机会能够让更多人的声音被听到,所以我觉得在这个时候社会力量的制衡是非常重要的。UkS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文章视频及部分插图未收录。摄像:吕心泉 李响)UkS哈希力量 | 智能的力量


立场鲜明观点深刻的人工智能相关文章:
哈希力量全站严选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