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希力量归集文库路径访问: 首页 > 智族书院 > 力度副刊 • 生态圈

一个新的OpenAI黑帮正在形成

涂明 ☉ 文 收录源:甲子光年 2023-06-04 @ 哈希力量鉴定

【小哈划重点:当然,AI人才的流动也不完全是从“OpenAI”手中往外流,还有一些人选择“逆势”加入OpenAI。比如特斯拉前AI总监安德烈·卡帕西(Andrej Karpathy),就在今年2月份宣布回归OpenAI。】

一个新的「OpenAI黑帮」正在形成,无数个价值万亿的“Future Company”正冉冉升起。KZA哈希力量 | 消除一切智能鸿沟

就在ChatGPT席卷全球之后,又一位重量级大佬离开了OpenAI。KZA哈希力量 | 消除一切智能鸿沟

3月4日,LinkedIn(领英,美国职场社交平台)和PayPal(美国在线支付服务商)的联合创始人、美国知名风险投资人里德·霍夫曼(Reid Hoffman)通过社交平台正式宣布,自己将退出OpenAI董事会。KZA哈希力量 | 消除一切智能鸿沟

据霍夫曼透露,离开OpenAI是为了更好的投资、创办AI企业。如今名列“硅谷AI四小龙”的Inflection AI,正是此前由霍夫曼与DeepMind(谷歌旗下人工智能公司)联合创始人穆斯塔法·苏莱曼(Mustafa Suleyman)共同创立。KZA哈希力量 | 消除一切智能鸿沟

霍夫曼是OpenAI的早期投资人之一,同OpenAI的创始人兼CEO山姆·阿尔特曼(Sam Altman)相交甚密。他曾列席OpenAI的非盈利董事会,并在融资、人才引荐、公司战略等多个维度帮助OpenAI成长,是OpenAI的重要支持者。KZA哈希力量 | 消除一切智能鸿沟

早在2015年11月,阿尔特曼刚刚决定建立OpenAI时,霍夫曼便联手埃隆·马斯克(Elon Musk)、杰西卡·利文斯顿(Jessica Livingston,美国知名VC机构 “Y Combinator”的创始合伙人)等一众大佬共同认捐10亿美元,为OpenAI的创立及后续发展提供了巨大支持。KZA哈希力量 | 消除一切智能鸿沟

里德·霍夫曼-哈希力量KZA哈希力量 | 消除一切智能鸿沟

里德·霍夫曼  图源:Greylock官网KZA哈希力量 | 消除一切智能鸿沟

如此重要人物的离开,确实令人震惊。但当ChatGPT的表现惊艳全世界时,人们很难不想躬身入局,尤其是那些技术、人脉与资本的真正持有者。KZA哈希力量 | 消除一切智能鸿沟

霍夫曼的离开只是一个缩影。KZA哈希力量 | 消除一切智能鸿沟

实际上,过去5年共有超过30位高管、工程师或其他员工从OpenAI离职创业,总计融资超过10亿美元。这些人就像当年硅谷最负盛名的「PayPal黑帮」一样,一边成为OpenAI的强力对手,一边把这些最前沿的AI技术和思想火种洒遍硅谷,甚至更远的地方。KZA哈希力量 | 消除一切智能鸿沟

无数个可能价值上万亿美元的“Future Company”正在冉冉升起。一个新的「OpenAI黑帮」正在形成。KZA哈希力量 | 消除一切智能鸿沟

1. 避免利益冲突,大佬离开OpenAIKZA哈希力量 | 消除一切智能鸿沟

2022年,在霍夫曼还未离开OpenAI时,他曾与DeepMind联合创始人穆斯塔法·苏莱曼(Mustafa Suleyman)共同创立Inflection AI,由后者担任CEO。他们宣称这家新公司将“重新定义人机交互”,矛头直指OpenAI。KZA哈希力量 | 消除一切智能鸿沟

这家公司成立伊始,就拿到了高达2.25亿美元的天使轮融资。据霍夫曼透露,该公司正在洽谈总计约6.75亿美元的新一轮融资。融资规模在短短10个月内翻了3倍。KZA哈希力量 | 消除一切智能鸿沟

飙升的估值,让霍夫曼在利益上与OpenAI产生了纠纷。事实上,如今许多与大型语言模型有关的公司,市场价值都在飞速飙升。KZA哈希力量 | 消除一切智能鸿沟

所以在社交媒体上,霍夫曼直言自己退出OpenAI的原因是“避免利益冲突”。KZA哈希力量 | 消除一切智能鸿沟

霍夫曼表示,自己已经“支持了更多的人工智能公司”:比如投资了一些利用OpenAI编程接口研发应用程序的软件公司(典型案例是PPT智能生成工具Tome);同时还创办了OpenAI的竞品公司(如人工智能企业Inflection AI)。在他看来,这些公司将从各种层面与OpenAI产生利益冲突。KZA哈希力量 | 消除一切智能鸿沟

这个问题一度让霍夫曼非常困扰。他怀疑“继续以董事会成员的身份留在OpenAI,是否会阻碍AI技术的多元化发展?”KZA哈希力量 | 消除一切智能鸿沟

霍夫曼的顾虑并非无迹可寻。事实上此前OpenAI董事会一直在监督、限制董事会成员的行为,以避免董事与公司之间存在潜在冲突。但随着OpenAI技术的成熟及其API的开放,一波AI应用浪潮即将来临,这种利益冲突几乎已不可避免。KZA哈希力量 | 消除一切智能鸿沟

所以,出于对全局的考量,霍夫曼希望通过退出董事会的方式来主动解决OpenAI和自己所支持企业的冲突。KZA哈希力量 | 消除一切智能鸿沟

对于自己的退出,霍夫曼表示:“长远来看,人工智能技术本身的重要性将超越任何一个应用程序、公司和行业。这些技术拥有无穷可能,不应该被‘利益纠纷’所局限。”KZA哈希力量 | 消除一切智能鸿沟

除了利益之外,GPT等大语言模型陆续开放API接口,也是霍夫曼离开OpenAI的重要原因。KZA哈希力量 | 消除一切智能鸿沟

在霍夫曼的判断中,OpenAI的技术与API接口已经成为下一波AI应用的关键。甚至自己旗下的投资机构“Greylock”、投资企业“Tome”“ Coda”等,未来均会使用OpenAI的API接口。KZA哈希力量 | 消除一切智能鸿沟

与此同时,一批围绕大模型接口衍生的AI创业公司纷纷成立。KZA哈希力量 | 消除一切智能鸿沟

例如霍夫曼投资的PPT制作技术服务商Tome,就是一家基于OpenAI的大模型来帮助用户自动生成PPT内容的AI应用公司。今年2月,该公司已宣布获得4300万美元的B轮融资;而霍夫曼投资的Code,则是一家文档生成技术服务商,可以帮助用户实现文档撰写与排版。该公司宣布也将在近期接入OpenAI。KZA哈希力量 | 消除一切智能鸿沟

去年9月,霍夫曼曾与山姆·阿尔特曼进行对话,共同探讨大模型的商业机会。KZA哈希力量 | 消除一切智能鸿沟

当时阿尔特曼就对未来趋势进行了准确判断:“未来,大模型将向多模态进一步演进,这会催生出一大批AI应用企业。就像智能手机能创造出价值万亿的应用程序市场一样,大模型也能创造无数商业机会,而大模型公司则会通过开放API来赚取收益。”KZA哈希力量 | 消除一切智能鸿沟

如今,OpenAI已允许其他公司通过API访问其人工智能模型。上周,谷歌也表示将向使用其人工智能的公司收取大模型使用费,费用标准约为“每生成750个单词,收取0.2美分”。KZA哈希力量 | 消除一切智能鸿沟

面对巨大的机会,霍夫曼显然不想错过。霍夫曼直言,在这场方兴未艾的AI应用大潮中:“价值上万亿美元的‘Future company’正在被投资或建立。这不仅会改变既有市场,还会诞生出全新的市场。”KZA哈希力量 | 消除一切智能鸿沟

“如果可以的话,我将尽我所能,推动OpenAI与Inflection AI、Tome等众多AI初创公司达成合作关系,这将使所有人受益。”KZA哈希力量 | 消除一切智能鸿沟

尽管已离开OpenAI,但阿尔特曼尊重并支持霍夫曼的选择。阿尔特曼在社交媒体上回应,期待未来与他有“更多的合作”。KZA哈希力量 | 消除一切智能鸿沟

2. 半个硅谷都要听他的KZA哈希力量 | 消除一切智能鸿沟

尽管霍夫曼为“避免利益冲突”而离开OpenAI董事会,但他与OpenAI的利益纠葛并不会因此而中断。因为半个硅谷的科技产业都或多或少与这位大佬有关联。KZA哈希力量 | 消除一切智能鸿沟

比如OpenAI的主要投资方和重要合作伙伴微软,霍夫曼正是微软的董事会成员之一。KZA哈希力量 | 消除一切智能鸿沟

此外,除了领英和PayPal,霍夫曼在Airbnb、Facebook以及Neeva等一众科技公司的成长过程中,都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是硅谷不折不扣的“人脉王”。KZA哈希力量 | 消除一切智能鸿沟

而他的人脉,也正是他离开OpenAI、甚至横行硅谷的底气。KZA哈希力量 | 消除一切智能鸿沟

1994年,刚刚从牛津大学读完哲学硕士的霍夫曼加入苹果公司,参与在线聊天平台“eWorld”的建设工作。尽管该项目最终以失败告终,但霍夫曼对社交网络平台的创业与投资之旅却由此开启。KZA哈希力量 | 消除一切智能鸿沟

6年后,霍夫曼加入线上支付服务平台PayPal并出任COO,成为该公司的创始董事会成员。KZA哈希力量 | 消除一切智能鸿沟

PayPal这家公司在美国的地位颇为特殊,其中相当一批员工均在此后十数年间成长为不同领域的关键人物,影响力横跨政界、资本界与科技圈。他们有一个更为知名的名字——“PayPal黑帮”。马斯克、阿尔特曼,以及PayPal创始人彼得·泰尔(Peter Thiel)都是其中的成员。KZA哈希力量 | 消除一切智能鸿沟

而在OpenAI成立之初,这些成员也是最重要的几位“共同出资人”。KZA哈希力量 | 消除一切智能鸿沟

PayPal让霍夫曼的财富快速增长。2002年12月,霍夫曼斥资创立职场社交平台领英,并于2016年被微软以262亿美元的价格全资收购,霍夫曼也因此加入了微软董事会。KZA哈希力量 | 消除一切智能鸿沟

尽管身在微软,但通过投资机构Greylock,霍夫曼对谷歌和其他硅谷科技公司也同样有着强大的影响力。KZA哈希力量 | 消除一切智能鸿沟

Greylock成立于1965年。根据Crunchbase数据,该机构到目前为止已完成832项投资,在AI、社交媒体、软件等领域有着丰富的投资经验。而霍夫曼正是该机构的合伙人之一。KZA哈希力量 | 消除一切智能鸿沟

Greylock在AI方面的布局从2015年就已经开始,投资范围涵盖自动驾驶、AI应用程序、通用型人工智能技术等多个领域。在当下的生成式AI创业潮中,Greylock相继投资了由前OpenAI工程副总裁David Luan创办的通用型人工智能公司Adept AI以及由DeepMind联合创始人苏莱曼创办的Inflection AI。KZA哈希力量 | 消除一切智能鸿沟

也就是说,如今硅谷AI四小龙(Inflection、Cohere、Adept、Anthropic),Greylock自己就占了两家。KZA哈希力量 | 消除一切智能鸿沟

从PayPal到Greylock,再到OpenAI、硅谷AI四小龙,绕了一大圈,赫然发现在座的全是“自己人”。从技术到资本,从资本到人才,整个硅谷已经难分彼此。KZA哈希力量 | 消除一切智能鸿沟

3. OpenAI火种蔓延KZA哈希力量 | 消除一切智能鸿沟

在硅谷AI圈,无数分分合合,让资本、技术与人才得以高速流动。当众多人才选择离开巨头,无数初创公司由此生长,科技的火种也逐步蔓延。KZA哈希力量 | 消除一切智能鸿沟

PayPal、苹果、谷歌、微软,以及后来的Facebook,都经历了这样的过程。KZA哈希力量 | 消除一切智能鸿沟

OpenAI在历经7年发展之后,终于成长为全球最顶尖的人工智能实验室之一。如今这条路,轮到OpenAI来走。KZA哈希力量 | 消除一切智能鸿沟

据清华科技情报大数据挖掘与服务AMiner统计,OpenAI共围绕GPT模型发布过4篇论文,前后共有51位研究员参与其中。而ChatGPT产品的研发团队一共才87人。KZA哈希力量 | 消除一切智能鸿沟

据量子位统计,OpenAI的51位研究员中,已有16位人才从OpenAI离职,离职比例高达三分之一;而据AMiner统计,OpenAI的ChatGPT研发团队中,目前也有4人已经离职。KZA哈希力量 | 消除一切智能鸿沟

离职的16位研究员中,有8位选择自主创业,他们离职时还带走了OpenAI三位其他部门的同事。离职后,这11位前员工以OpenAI前研究副总裁Dario Amodei和OpenAI前安全与政策副总裁Daniela为核心,共同创立了“硅谷AI四小龙”之一的Anthropic AI。KZA哈希力量 | 消除一切智能鸿沟

在本月初,Anthropic以10%的股份换得了谷歌3亿多美元的投资,并与谷歌云部门达成战略合作,从此归入“谷歌系”,最新估值达50亿美元,与“微软系”的OpenAI成对立之势。KZA哈希力量 | 消除一切智能鸿沟

此外,OpenAI的前工程副总裁David Luan,曾参与OpenAI GPT-2的研究与发布工作,也在2020年9月从OpenAI离职,加入谷歌任主管。2021年,David Luan再次从谷歌离职,开始自主创业,并于2022年4月创立了另一家“AI四小龙”企业Adept AI。KZA哈希力量 | 消除一切智能鸿沟

David Luan离职的时候还带走了谷歌大脑的两位重量级研究员Ashish Vaswani和Niki Parmar,他们都曾参与谷歌Transformer论文的创作。前者现在在Adept AI任首席科学家,后者则是Adept AI的CTO。该公司在成立后获得了Greylock等机构提供的6500万美元投资,目前市场推测估值在10亿美元左右。KZA哈希力量 | 消除一切智能鸿沟

除了“硅谷AI四小龙”之外,自OpenAI ChatGPT产品研发团队离职的4位员工中,还有三位分别去了非盈利AI研究机构Alignment Research Center、软件托管平台Github以及数据隐私初创企业Gretel.ai,有一位选择加入DeepMind。KZA哈希力量 | 消除一切智能鸿沟

显而易见,在这场OpenAI科技火种蔓延的浪潮中,创业公司正成为这些顶级AI人才的首选项,涌向最前沿的技术创新浪潮,成为他们最强烈的向往。KZA哈希力量 | 消除一切智能鸿沟

部分AI研究人员流动KZA哈希力量 | 消除一切智能鸿沟

ChatGPT团队成员流动示意图 图源:AMinerKZA哈希力量 | 消除一切智能鸿沟

当然,AI人才的流动也不完全是从“OpenAI”手中往外流,还有一些人选择“逆势”加入OpenAI。比如特斯拉前AI总监安德烈·卡帕西(Andrej Karpathy),就在今年2月份宣布回归OpenAI。KZA哈希力量 | 消除一切智能鸿沟

卡帕西为特斯拉效力了8年之久。他表示,此次回归OpenAI,是“被这家公司的研究成果所鼓舞,它的潜力令人兴奋,重新参与其中令人十分愉快!”KZA哈希力量 | 消除一切智能鸿沟

当初OpenAI成立时,就有一大批创始科学家源自谷歌、Facebook、英伟达、微软、苹果等大厂,正是他们的“出走”,成就了今天的OpenAI。KZA哈希力量 | 消除一切智能鸿沟

而今,OpenAI也发展成“技术大厂”,技术人才外溢的历史在自己身上重演。无数个可能价值上万亿美元的“未来公司”正在冉冉升起。KZA哈希力量 | 消除一切智能鸿沟

一个新的「OpenAI黑帮」正在形成。KZA哈希力量 | 消除一切智能鸿沟

(原文标题:《5年30位高管离职,OpenAI留不住真正的大佬》。原文编辑 | 栗子。部分插图未收录)KZA哈希力量 | 消除一切智能鸿沟



收录源追溯链接或暂略


本文收录后固定可引用URL链接
    http://www.haxililiang.com/xueyuan/shuji/35809.html


☉ 文库同一主题内容智能推荐 ☉
哈希力量 ☉ 人机智能科普文库